动物福利:同情与责任

2017-11-10

20171011日,在世界农场动物福利大会召开前夕,爱丁堡大学皇家迪克兽医学院珍妮玛琪格动物福利国际教育中心主任Cathy Dwyer教授接受了采访,分享了她对动物福利事业的看法。

“爱丁堡大学有从事动物福利科学研究的悠久历史,并提供动物福利科学方面的教育培训。我们的专长在于创造科学成果,试图了解对动物来说,福利到底是什么,并考虑如何在实际意义上提供这些福利,然后将其转化为教育和培训,这样我们才能对动物的生活产生真正的影响。”

 

“我们常常认为动物福利必须以经济为代价,但事实并非如此。当动物处于应激状态或者贫乏的环境中,当它们所处的环境无法满足它们所需时,就鸡来说,如果我们不能为它们提供洗沙浴的机会,一种我们看来无关紧要的行为,但是对于动物来说至关重要。动物会因而处于应激状态,生长不良,这也不利于生产力。有些举措可能会花费金钱,但我认为,动物福利的推进与人们愿意接受的农场动物饲养方式息息相关。如果动物产品消费者不喜欢低福利水平的饲养方式,那么他们就应该意识到需要为高福利产品支付更高的价格。这是我们的社会责任。”

 

“尽管英国在动物福利立法和思考方面历史悠久,但我们并不是独一无二的。我认为这是普遍的现象。我们关心我们的动物。我们感激我们与许多其它动物共享我们的星球。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种对动物的直截了当的同情心。如果动物受苦,我们不喜欢那样。生产动物的人和购买动物产品的人都是如此。”